生活感悟 Views
上班要坐地铁,每个早晨,无论是上地铁还是下地铁,我都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开门的一霎那,第一个出来或进去的人无不保持着奔跑的状态,严格来讲,是跑着进出地铁的。我很不能理解,武汉的地铁并不拥挤,而且我上地铁的这站也不是大站,总会有人在地铁挺住前占据最佳位置,等待上下车。有时,急着上下车的人多了,就会在门口堵住,引起一阵埋怨。

上班要坐地铁,每个早晨,无论是上地铁还是下地铁,我都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开门的一霎那,第一个出来或进去的人无不保持着奔跑的状态,严格来讲,是跑着进出地铁的。我很不能理解,武汉的地铁并不拥挤,而且我上地铁的这站也不是大站,总会有人在地铁挺住前占据最佳位置,等待上下车。有时,急着上下车的人多了,就会在门口堵住,引起一阵埋怨。

我坐过几次武汉的轮渡,闸门一开的时候,大部分人争抢着涌向甲板,每次我都不是自主地上船,完全被后面的乘客推着向前走。每次坐公交也是如此,一堆人拥挤在前车门,削尖了头似得往车里挤,生怕上不了车。

燥

如此争先恐后的我们,到底怕错过什么呢?

虽然国家发展很快,越来越强大,但社会正经历着急速的转型,每个城市的人口流动性也在加剧,而对应的社会建设却完全不配套,每个人对未来都不确定。资源的贫乏导致大家怕被垄断、保障的缺乏导致大家没有安全感、社会的不公平导致大家都有竞争恐惧。

这个社会是一个浮躁的社会,每个人都焦虑、浮躁。国情、历史和现实让我们不敢相信规则,让我们无奈而且害怕。“着急”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患失惯性心理。

我们习惯了高度自保,我们怕如果不争不抢,本来应该属于你的也得不到保障。

原来人们要求“三十而立”,现在变成了“三十而富”,经济基础和物质条件成为衡量一个人成败的标准。成家立业的标准 从早期的“四大件”到现在的“有车有房有闲”,在物质条件的指向上越来越明确,也越来越高。 人们都把名望、地位、金钱当作成功,可这些只是成功的附属品,并不是成功本身。

其实,我们都只是在求生。

因为,在中国,太多的时候,不争就意味着消亡。晚了,就真的没了。

行为受制于思想,这个民族和国度有病,真得治。

评论 --
  • 消灭零回复